2018-12-31

生存報告 & 部落格十三週年雜談

年刊式的Lemon-Po@Windmills又再來了,相信大家都在經歷過這風雨飄搖的2018年後,都平添了不少感慨,當然我也不例外,2018年在我身上的確發生了不少事情,要一一在此說明實在不可能,只好簡單的談三四樣~

首先上一年回歸到Manga Classics的決定,結果是失敗了,已經是繼[魔洞神龍-浪險譚]後,近年第二次在漫畫合作上碰釘子,不得不說打擊甚大。本來以為過往有合作經驗,這次回歸應該對大家的能力有個底,可是因為一點制度上的轉變,引致連鎖反應......或者這麼說,事情是反映出我能力上的不濟(有關這部份在後邊會有檢討),其實早在稿子的最初三分一時,已因為發現制度改變及能力不濟引發的問題,而提出止蝕(終止製作),只是因種種大人的理由,雙方勉強找到一些折衷方案令稿子能畫到最後,但在最後數個月大家的合作問題越推越大,現今讓我後悔的只有"談止蝕的時候為甚麼不堅持下去?"這點。

跟[浪險譚]合作失敗不同,這次的問題明顯是自己能力局限及脾氣(浪險譚就是因大家對合作關係不同理解而拆夥),雖然說香港的製作單位也有一定問題存在,但現階段我不可能公正評價香港的製作單位,所以希望大家尊重我暫時"不議論對方"這決定,先行自我檢討好了。

首先,有些問題是我一直都存在:人物造型過時,分鏡手法平板,表情演技浮誇......當然我知道自己並不全然是這表現,在過往某些短篇中,其實不太看得出有這些問題,在單幅插畫上還表現得更好。可是在時間不足的情況,一切得以進度為前提下,以個人直覺去演繹,就不容易把這些問題掩飾下來......雖說公司政策上並不需要我絕對依進度完成稿子,把進度維持在一定時間其實只關乎生活費(簡單說:以每頁計算稿費,如果我不完成某個數量的稿件,就連基本生活費也成問題)。過往合作沒出現這個問題,只因為舊制度計算稿費對我比較有利,而且加拿大的編輯稿件處理得相對比較寬容,個人問題沒這一次容易顯露就是。

另一個自己的能力局限,就是在某程度的工作壓力下,我會出現健忘的毛病,雖說已有做筆記,但在後期仍是問題不斷,其實也有要求過香港製作單位在壓力及記錄上幫忙,但製作單位提供的解決方案對自己而言並不合適,而工作問題及健忘的壓力形成的惡性循環又不能靠終止合作來處理,結果導致下一個問題:常常情緒不穩。坦白說過往的工作裡不是沒有發生過關於情緒不穩的風波,只是在這次合作關係上雙方都沒有往好的方向處理,合作關係已不能回復之前一樣。直到最後,雖然仍對Manga Classics之後的出版題目有一定期待,但在雙方信任崩壞之下,承諾過"下次會合作"的話兒,根本變成客套話一樣,在領到最後一期稿費後已確認暫停合作,加上離開之後發生的一些騷動,要是有下次合作的機會大概只會是奇蹟吧?

當然,我仍是要為到給予我多次機會的製作單位致謝,到底能打進歐美漫畫市場的機會是絕無僅有,事實上在提供的助理水平上,也的確沒多少能挑剔的地方。可是因為自己不長進而連帶出現的各種麻煩,在這個時間點之下,除了道歉,恐怕也沒能力多做甚麼(因為都離開了的關係),能夠做到的,就只有好好檢討問題及避免犯上相同錯誤。

到目前為止,總結整件事情,對我而言問題的癥結在於:對繪畫熱情的消失......先說好,究竟是對繪畫失去熱情才引致合作上出現問題,還是因為合作失敗而引致對繪畫失去熱情?無論哪個是因哪個是果,現下這一刻做甚麼判斷也沒有意思。其實完成Manga Classics的畫稿後,這幾個月幾乎沒為自己畫過甚麼圖,可算是進入休漁期。至於這個休漁期,究竟是自暴自棄放逐於漫畫圈以外再不回頭,還是身心疲憊之後稍事休息再行充電起步?或者兩邊都不是,充其量是換個環境,好好從其他途徑多賺點錢(自忖以現時的能力,恐怕在未強化之前,該很難找到能養活自己的漫畫相關工作),所以該會轉一轉環境了~要說幾時會再重拾畫筆,這下就饒過我好了,只能說答應朋友要完成的東西還有不少,要完全放棄也不容易哩!

然後因為想嘗試在繪圖設計等工種以外找出路,其實有不少朋友該知道:自己對植物是有著很大興趣,很久以前也在天台種植過盆栽,本來是想轉職關於園藝的工作,但因為在香港園藝及樹藝由同一所公司負責是很常見,而樹藝課程也比較早開課,所以就報讀了樹藝師課程了。至於是否會真的成為樹藝師......坦白說還是先入了行再說,在這個時間點仍是等待中(畢竟課程完成才沒多久),成為樹藝師還需要繼續進修及考取牌照,言之尚早的事情我還是不多談了~

另外一件事,幾乎就是夾在畫稿後期到樹藝課程之間,就是外母由進院到去世。因為外母對老伴和我都非常好,雖然說整個過程也談不上很意外,可是那份感慨至今仍沒有散開......其實最初外母只因小中風進醫院,因為很初期就發現問題,所以對身體的影響還算有限,不過還是讓她進了療養院做了兩個月復健,待身體狀態回復到一定程度才返家。正當大家都覺得外母的身體會遂步恢復過來,也開始進行各式計劃時,竟就突然卻又平靜的離開大家了......其實外母本身是個細心的人,在生時有不少事情已打點過,離世後並沒有帶給大家麻煩,都只有掛念她的好,也慶幸她沒有在去世前飽受病痛之苦。對我來說,因為正好發生在我人生的兩個轉捩點,伴隨著的感慨(人生中不能掌握的事就是如此不留情面),就更為強烈了。

也順便說一下,睽違9年沒去日本,在剛好完成外母身後事,就去了京阪神及姬路一週,雖然說起來頗巧合,不過日本之行其實是年初已開始預備,只是沒料到年底出現的狀況,還真的有打算過放棄旅行......不過最後能夠成行,只能感謝一切的安排。這次關西遊也許遲點會整理好後放在BLOG上,畢竟也想試試寫點遊記看看,到時請大家好好指教吧!

2018年社會上發生了不少事情,我沒辦法一一細談,不過鄭問老師的去世的確是再一次令我感嘆人生無常......雖然說鄭問老師跟我的緣份,就在[鄭問賞]得獎這事上邊,但這個獎項的確開啟了我人生一個新階段,為此我對鄭問老師感恩不盡,希望老師得安息......

這一次破例一下不貼圖,一來今年找不到很突出的畫作。二來這文還是感懷的比較多,就不打亂這份情緒吧!運氣好的話,2019年多發幾個圖帖再補回來好了~

最後也依例回顧一下十三年前第一篇日誌[開宗明義第一BLOG],,祝願大家突破自我!!

2 則留言:

OTIE Yim 說...

做自己中意做既事就得勒~

Po Tse 說...

to OTIE Yim:
如果單純是同人創作當然愛做就去做,愛停就即停(像浪險譚就很快喊停)。
不過商業合作就很難只做自己中意的事......
所以現在嘗試轉去另一個自己中意的事上,如果轉到自己都沒興趣的事上邊,也未免太為難了~